歡迎訪問檢驗視界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檢客原創 > 詳情

【檢驗臨床面對面】流浪細菌——兒童血流感染布魯菌一例

時間:2019-03-05       作者:檢驗視界網      瀏覽量:4156 次

作者:李金剛,承德醫學院附屬醫院南院區檢驗科


導引:


檢驗科臨床微生物室提醒您:疾病千萬種,發熱第一種,原因不明確,醫患兩行淚。


眼下國產科幻電影“流浪地球”正在熱映,炫酷的場景,感人的畫面,不斷地促使這部電影向著國產電影票房的第一把交椅飛速前進,影片中人類為了躲避太陽的膨脹,促使地球向外太空流浪,經歷著千難萬阻后終于………事實上,在某些疾病面前,為了尋找感染的病原,何嘗不是如此艱辛,這讓我想起了幾個月前發生在我們醫院的一例感染病例,千難萬阻,我們終于找到了它………….


病程簡介:


患兒,男,8歲

2018.8.7    體溫突然39.2℃,無寒戰、抽搐,當地醫院診斷“急性上呼吸道感染”,蒲地蘭治療;

2018.8.11   右踝部腫脹,當地X線提示右踝骨皮質欠規整,外用膏藥及口服藥(具體不詳);

2018.8.14以發熱待查收入我院兒科,入院查體T37.6℃,抗鏈“O”918IU/ml,泌尿系B超提示:左側輸尿管囊腫 初步診斷:1、鏈球菌感染,2、左側輸尿管囊腫。頭孢唑啉1.5g bid ivgtt;


啊.jpg


2018.8.19   體溫正常,感染指標正常,血培養回報無菌生長(常規培養5天)但腳踝還有輕微腫脹,兒外科會診建議手術治療輸尿管囊腫;


入院治療5天后,各項感染指標恢復正常,一切的一切都朝著我們預想的方向好轉,眼下需要處理的好像只有輸尿管囊腫這個壞人了,就像影片中地球馬上就可以進入木星軌道,進而靠著木星的引力就可以脫離太陽系,飛向大宇宙了,我們接著往下看。


2018.8.23   轉入兒外;

2018.8.30   手術;

2018.9.3    術后三天Tmax:39.3℃, PCT:0.52ng/ml, CRP:28.35mg/l;


WTF!!!發燒了又????術后應激反應?對,一定是!!等等,萬一不是呢,明天叫個兒科會診吧。


2018.9.4    術后四天Tmax:39.5℃,小兒內科會診,考慮感染,抗生素升級為頭孢哌酮舒巴坦;


啊啊啊!!!持續高熱?先給他升個級,換個大炮來會會他。


2018.9.6    術后六天Tmax:39.8℃,手術切口愈合好,無滲出,發熱考慮來自呼吸道,加用阿奇霉素;

2018.9.7    持續高熱,送檢血培養;

2018.9.8    術后8天 ,抗生素升級為美羅培南;


還是不行??怎么還是發燒??大炮看來也不行了,咱直接上導彈。


2018.9.10   血培養回報雙側短小桿菌生長,經鑒定后布魯菌明確。同時虎紅凝集試驗結果陽性,抗體效價>1:400,請感染科會診,布病診斷明確;


11.jpg

22.jpg


2018.9.11   轉至感染科給予頭孢曲松1g qd ivgtt;利福平45mg qd po;多西環素75mg q12 po;

2018.9.25   抗布病治療后,病情穩定,腳踝腫脹消退,回家繼續治療,按時隨訪。


故事到這里接近尾聲,讓我先來介紹下我們的主人公-----布魯氏菌!


布魯菌為革蘭陰性短小桿菌,具有至少6個種和19個生物型。多種家畜、家禽和野生動物是布魯菌的宿主,與人類致病相關的主要有羊、牛、豬和犬。布魯菌病是由布魯菌引起的全身感染性疾病,以間歇性發熱為主要癥狀,頭、軀干及骨關節疼痛較為常見,也可表現為局部病灶組織器官受累,如肝、脾腫大,心悸,乏力,視力改變等 。布魯菌病為動物源性,其傳播途徑有:(1)消化道,食用被病菌污染的奶、水、肉或動物內臟而感染;(2)皮膚黏膜,直接接觸病畜或其排泄物,或在飼養、擠奶、剪毛、屠宰以及加工動物皮、毛、肉等過程中感染,也可因間接接觸受病菌污染的環境及物品而感染;(3)呼吸道,通過吸入病菌污染的氣溶膠而感染。人與人之間傳播罕見,患者無需特殊隔離。但哺乳期婦女感染該菌后可由乳汁傳至嬰兒,或由器官移植供體傳至受體,也存在通過性接觸傳播的可能。


布魯菌是專性細胞內病原菌,一旦進入機體,能逃脫吞噬細胞的殺滅,并從細胞釋放入血,隨血液至相應組織器官,如骨髓、肝、脾、淋巴結、肺中形成肉芽腫或膿腫,布魯菌還可引起心內膜炎、瓣膜病變以及中樞神經系統的感染,細菌反復多次入血可導致菌血癥、敗血癥,內毒素是其主要致病物質。因此,布魯菌病的臨床表現形式多樣,如發熱、寒戰、盜汗、頭痛與體痛、乏力。也可引起骨、關節、心臟、肝、脾、肺,眼、皮膚軟組織或中樞神經系統等臟器組織感染,并以這些部位為主要或首發臨床表現。該病潛伏期通常是暴露后10~14 d,也可短至5 d或長達1年以上,呈急性或隱匿性。急性布魯菌病,指患病在暴露后3個月以內。慢性布魯菌病,指感染存在1年以上。對布魯菌病的治療應較長時間使用抗菌藥物,如果隨意終止治療會使疾病復發。多樣的臨床表現增加了臨床醫生對布魯菌感染做出早期、正確診斷的難度,也容易導致誤診。有報道臨床有將布魯菌病誤診為風濕病、結核病、腰椎病、淋巴瘤及系統性紅斑狼瘡等。


讓我們簡單的總結下這個故事,幾個叫布魯的小家伙不知道通過什么途徑進入了這個男性小可愛的身體里,他們閃轉騰挪,一直流浪,有的順著血管這條大河輾轉于身體的某些部位,他們在各自的地盤繁衍生息,藏匿起來,他們混淆視聽,善于偽裝,躲過了第一次血培養的追捕,但是天網恢恢,第二次的海捕文書還是將它們一網打盡,無所遁形。這個故事無論是對醫生,護士,還是微生物的工作人員都有一個很好地啟示:首先,對于不明原因的發熱一定要第一時間采集血培養,并且嚴格按指南要求采血:如血量足夠、時機準確、消毒徹底;其次,溝通的重要性,對于原因不明的感染,采集標本后臨床與實驗室溝通,適當延長培養時間,避免遺漏掉生長緩慢的病原菌;最后,正確分析實驗室檢查結果,要綜合運用檢驗的各種手段,來達到診療的目的。


這就是今天的流浪布魯菌的小故事,大家一定要擦亮雙眼,千萬不可再讓他有可乘之機!!!


檢驗視界網平臺獨家首發,轉載請注明來源及作者!






腾讯分分彩全天计划全天